•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抒情散文

    抒情散文

    前言:您的抒情散文作品也可以發布到這里來,如果您只是想欣賞他人作品,請細細品味并收藏。推薦欄目:散文隨筆優美散文愛情散文名家散文

    • 我們離年越來越近了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臘八節,早上起床收拾妥當后,翻看朋友圈,關于臘八節的圖文那是相當的火熱,可說是刷爆了整個朋友圈,還有不少朋友配圖曰當臘八遇上大寒、臘八過后就是年。在臘八這天,我們會喝粥,預示著來年會事事周全、事事周到。 至于為什么說臘八過后...

      江親蓮 發表于 2021-01-21
    • 與一株蒲公英邂逅

      四月初,永登寒意猶存。在我晨練的青龍山坡小道上,一點綠色突然使我眼前一亮一株嫩綠的蒲公英,在水泥臺階縫隙間,鋪展出鋸齒狀的小葉片,天時人事日相催永登的春天來了! 說來,我與這株蒲公英認識已六年了。記得六年前,在這同樣的季節里,不經意間,我發...

      趙智遠 發表于 2021-01-06
    • 圍巾 幸福的纏繞

      一到冬天,冰天雪地的北方,圍巾是不可或缺的裝扮,保暖又時尚,是每個愛美女士的必備單品。而男士也隨著時尚的潮流而走,系上圍巾一樣不失男子漢的大氣,且瞬間化解了身上過多的棱角,平和了許多。 我對圍巾也是情有獨鐘,一條恰到好處的圍巾,可以使通身的...

      青衫 發表于 2020-12-25
    • 大白菜之味

      天氣寒涼,走在城市的小街上,見有菜販在賣大白菜,三輪車拉著碼放整齊的大白菜,大白菜便宜了!好香呀!好甜呀! 聽著那呼喊,心里不覺溫暖起來。在寒冷的日子里,大白菜多少次溫暖過我的身心,記不清了。可是吃大白菜和種大白菜的情景,還記憶猶新。 師范...

      劉恒菊 發表于 2020-12-14
    • 守望家鄉年味濃

      當你步入皖南山區南麓之時,群山起伏,連綿不斷,綠色如屏,一條條盤山公路,蜿蜒屈伸,如一根根巨繩一頭系著清靜的鄉村,一頭扣住熱鬧繁華的都市。 快過年了,鄉村里的長輩,在家忙開了。臘八節,要清掃庭院,煮臘八粥,俗話說,吃了臘八粥,百病都消愁。到...

      方輝利 發表于 2020-12-11
    • 老家的冬

      我最喜歡老家的冬天。 我以前并未留意過新豐的冬季,小的時候,老家的冬,在記憶深處#8203;留下的印記不多,我在外求學時,利用假期走過許多地方,體驗過許多地方的冬,但那些地方都沒有老家冬天的影子,但移步所見的風景,卻像是牽動記憶的繩,勾起我無盡的...

      Yunomi 發表于 2020-12-09
    • 要幸福,就努力奮斗吧

      去年,武漢53歲的周亞松女士陪女兒考研,每天復習18小時,率先成為女兒學姐的新聞上了頭條。周媽媽原來是普通的公務員,按理說年過半百的人,記憶力減退了,思維也不那么敏捷了,而她輕松地成功考研,這是她努力奮斗的結果。成功總是青睞有準備的人,周媽媽...

      劉希 發表于 2020-12-04
    • 往事悠悠,書香永在

      余光中曾說:一首詩,曾經是瓜而苦;被永恒引渡,成果而甘。其實,一本好書,一個熱愛讀書的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皖南的山川文化向來重耕讀傳家。小時候,家里貧寒,買不起書,可對知識的渴求卻與日俱增。母親便在勞作之余,四處撿舊報紙。 這些舊報紙拿...

      冷江 發表于 2020-11-30
    • 我愛故鄉的松樹

      我的老家坐落在贛北幕阜山下的一個小山村里,村子的四周橫七豎八環繞著此起彼伏的小山丘。而那一座座次第遠去的小山丘上,到處都長滿了蒼青翠綠、郁郁蔥蔥的松樹林。小時候,那些松樹林便是我的樂園。 每年的陽春三月,我們幕阜山區的天氣總以晴好為主,并時...

      余錦標 發表于 2020-11-27
    • 最愛端午三美味:粽子、鹽蛋、艾葉粑粑

      湖南的端午要多熱鬧有多熱鬧,除了賽龍舟外,端午的美食也熱鬧得很連三歲小孩都能數出七八樣端午美食,比如粽子、鹽蛋、皮蛋、大蒜子燒肉、水煮鱔魚、紅莧菜眾多端午美食,熱騰騰香噴噴擺滿端午每家的大餐桌,我最喜歡的還是粽子、鹽蛋、艾葉粑粑這三樣最具...

      袁麗霞 發表于 2020-11-27
    • 最憶兒時捕魚

      我的老家四面環水,東有蕩,西有湖,河溝交錯,水產豐富。兒時,我最喜歡捕魚,只要一到星期天,我便和小伙伴們到河溝里撈魚摸蝦。河溝里的水清澈如鏡,水里面游魚一點兒不怕人,有時候還啃我們的小腳。那時沒有什么捕魚的工具,我們就自己動手,用楊柳編個...

      陸地 發表于 2020-11-24
    • 故鄉,是烙在心底的深情

      年輕時離開了生我養我的地方,在外打拼多年,每每想起故鄉二字,都會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兒,走過山山水水,走過流年歲月,游子的跫音無論落在何處,那一縷心頭縈繞的鄉思從不曾有半分的消減。她是愛與情的交織,她是希望與夢想的搖籃。前段時間,余光中老師離...

      央宗卓瑪 發表于 2020-11-18
    • 家鄉的山坡

      家鄉的山坡一年四季都有著不同的景色,非常美麗,我常陶醉其中。 春天,萬物復蘇。草綠了,樹也綠了,呈現出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走進山坡就仿佛走進了綠色的海洋,嫩綠的一片,非常可愛。只要一走進去便會沉醉其中。或在綠茵草地上閉目養神,或佇立林間聆聽...

      熬琳禛 發表于 2020-11-09
    • 鞋底上的鄉愁

      鄉愁是伴我長大的麥草老屋,鄉愁是風箱催生的裊裊炊煙,鄉愁是紡車抽出的綿綿長線,是下代人再也不懂的三叔二大爺、七大姑八大姨。 我說鄉愁是納底子,孩子們都笑了,就因為他們這一代人已漠然不知它是什么。而他們父輩以前的人除了睡覺,和它形影不離,每個...

      王學藝 發表于 2020-11-08
    • 消逝的山村,永恒的記憶

      我的老家,鎮江大港岱向橋村,一個長江邊的普通山村,幾年前拆遷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條寬闊的瀝青大道,幾座新建的廠房和建在路邊的加油站。 老家消逝了,我拿什么來祭奠? 我用對這片土地的依戀來祭奠。 小山村三面青山環繞,一面大江奔騰。山腳下,...

      趙文娟 發表于 2020-11-05
    • 傍晚,庭院里灑過水

      夏日長長,莊稼蔥蘢茂盛,鄉間,正是鋤地的季節。那一個個夏日黃昏,在我們家,幾乎描繪著不變的一幅畫面。 傍晚時分,父母次第走進了家門。放下肩上的鋤頭,將其置于北墻根下;然后,父親就脫下汗襟,用力抖擻幾下,努力抖掉上面布滿的塵土;母親,則拿起水...

      路來森 發表于 2020-11-03
    • 蝴蝶美麗//裝點山村//秀美人生

      (一) 我們忘不了啊,一年前的那一個夏天,你就這樣帶著對扶貧工作的執著與牽掛,連夜驅車趕回村里,思想不到的就是天公瘋狂地下著暴雨,山洪爆發,沖斷了道路,你就這樣被那如魔的暴洪所吞噬了,讓三十個時光篆刻在這一片桂西北的深山之中,讓我們每一個人...

      桂西龐霄云 發表于 2020-10-29
    • 腌年魚

      冬寒時節,家鄉的小山村里,山寒水瘦,農田荒寂,割稻的鐮刀被掛在了墻上,人們享受著歲晚的余閑,坐在墻根邊一邊曬太陽,一邊閑扯著話,靜待著春節的到來。 我的母親卻不肯閑下來,她手腳利索地張羅起腌年魚的事來了。 每到入冬,母親都要腌年魚的。在我孩...

      梁惠娣 發表于 2020-10-29
    • 鄉愁何愁

      每個人心目中有每個人的鄉愁。鄉愁是什么?鄉愁最核心的是傳統文化。不管是姥姥的歌謠、奶奶的童話、媽媽的故事,或者自己的記憶,都離不開儒、道、釋的文化根源。而這些文化根源,在鄉愁里大多附著于古建筑,具體地說,就是寺廟、宗祠、民居等。有了這些古...

      吳國榮 發表于 2020-10-26
    • 多情最是春風來

      風是春天的使者,當天地間還是一片枯黃時,春風就由冷冽忽而變得柔和起來。 晚飯后去散步,剛走下樓梯,還沒有來得及裹緊衣衫,春風就親親熱熱地撲過來,撞你個滿懷。春風宛如調皮的小狗,蹭著你的脖頸,伸出溫軟的舌頭,一下一下吻著你的臉龐,心中頓時滿滿...

      云水 發表于 2020-10-23
    • 悠悠思鄉情

      對于一個長期生活在異鄉的人來說,我感覺自己就像是漂在水里的浮萍,沒有自己的根。 這么多年來,我在各個不同的城市工作、生活,為追求自己所謂的夢想而努力著、奮斗著。可是,常常感到事與愿違、力不從心。車市馬龍的城市,我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個小卒,微...

      王文詠 發表于 2020-10-15
    • 歸鄉過年釋鄉愁

      小年,仿佛是一把發令槍,一聲槍響,年的步伐突然發力。在老人守望村口的目光中,在孩子們扳著指頭數日子的指尖上,在男人們數來數去的錢包里,在女人們盤點年貨的絮叨中年眼看就要到了。 與年賽跑的,是游子。一進入臘月,年就像一泓湖水,貌似波瀾不驚,其...

      郁松寒 發表于 2020-10-13
    • 長成喜歡的模樣

      每一朵花,都有它的美麗。二月蘭是東園的主角,那山坡很長很長,坡頂是條小路。路的兩邊,就是成片成片的二月蘭,坡下有個茶室,有老人坐在那里閑聊、喝茶,很日常,而且很美。 二月蘭開的熱烈,抬眼望去,盡收眼底的紫色,望不到盡頭。 我的故鄉,也種了許...

      小隱 發表于 2020-10-13
    • 詩意中秋

      一 古詩意中押韻出的一輪幽思,照我于秋之深處。 不是李白舉杯相邀的那輪,那輪孤傲與豪放,已從樽中跌落江心;也不是東坡的那輪悲歡與離合,嬋娟的月華,映我妻兒酣甜的笑靨;而李后主小樓上的那份凄涼,也早被昨夜東風吹落。 是從白日的喧囂中沉淀出的一輪...

      泥人 發表于 2020-10-07
    • 溫暖的煤油燈

      提起煤油燈,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們都不陌生,那時候農村還沒通電,家里也買不起蠟燭,于是千家萬戶就都用煤油燈照明。暗淡微弱的煤油燈光,照亮了無數人童年的身影。 煤油燈就是用一種器皿將煤油盛在里面,從器皿里引出一顆棉繩做燈芯,用火柴點燃...

      劉紅廷 發表于 2020-09-25
    • 那湖,那亭

      公園里散落著幾處人工湖。有風乍起,粼粼的水波像細碎的銀子,連同岸邊如煙的柳,宛如一幅動態的水墨;若是無風,藍天白云倒映在湖面,又成了靜默的油畫。水元素的加入,使整個公園都靈動起來,人們都說這里有塞外江南的韻味。 我愛的那片湖,坐落在清幽的林...

      姚淑艷 發表于 2020-09-22
    • 清清白白家常味

      一進入冬季,餐桌上最常見的菜便是大白菜了。 我們這一代人,對大白菜普遍有種特殊的感情。小時候,大白菜和蘿卜是我們冬天里吃得最多的菜。冬天一到,大白菜日漸成熟,那豐美新鮮、爛漫蔥郁的大白菜,蓬蓬勃勃,排列整齊,沐風浴露,上青下白,猶如翡翠碧玉...

      趙克紅 發表于 2020-09-17
    • 故鄉的運河

      說起故鄉,首先會想到聞名中外的京杭大運河。 我的故鄉座落在蘇北魯南交界處的一個比較偏僻的角落。村子不大,現常住人口五百人左右,這里的鄉親純樸憨厚,為人誠實正直。村后的中運河為京杭大運河的一段,約有千余年的歷史,故鄉人喝著運河水一代代生生不息...

      黃計芳 發表于 2020-09-17
    • 與物為春

      草木長,百花開。莊子殘碑前,蝴蝶飛過。似曾相識,是莊周,還是夢? 小城很小,卻泯然眾城,奔忙,世俗,春無歸處。莊周安睡在城郊,幕天席地,枕草木夢花蝶,也算是最大的褒獎吧。天地與我并生,而萬物與我為一。人其實是一面鏡子,照著別人,活著自己。若...

      韓星星 發表于 2020-09-16
    • 真摯,心靈的感念

      有多少次的山路十八彎哪,飄香著一首首充滿激情昂揚的美好歌謠。 和著那沉甸甸的足聲,踏響了你和我年輕時的樂章和流行歌曲。 就在那片斑痕的土地上,有許多種風雨的狂想,就這樣如火如荼。能夠忘掉昨天的疼痛與那些悲歡嗎?疊印著的是那一頁頁生動的詩歌。...

      桂西龐霄云 發表于 2020-09-11
  •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棋牌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