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走過的那些讀書年華

    作者: 江親蓮[文集]2020年10月21日優美散文

    轉眼,又是一年上學季,初冬的天空,少了蔚藍的清朗,多了些許這個時節該有的迷漫灰暗。早晨,走在路上,總能看到孩子們成群結隊地背著新書包、穿著新衣服高高興興的往學校的方向走去。特別是早晨7點多的那幾班公交車,總是被一個個高矮胖瘦不一的孩子們擠滿了,有的身邊還有爺爺奶奶或爸爸媽媽拿著書包陪同相送。我知道,新的忙碌季又開始了。

    說起上學有父母或祖輩相送,我們都不會陌生,因為我們都曾經經歷過那些讀書的歲月,簡單、青澀又覺得十分的美好。記得,我上學那會兒,也特別地希望有家長的陪同,這樣,走在上學的路上,也不會覺得孤單和害怕。可是,我知道,爸爸媽媽太忙了,忙不完的日常農活雜務,就把他們的時間牢牢地栓在了一塊塊地農田莊稼地里,我需要習慣一個人上學放學的日子。

    沒有家人的陪伴,我總喜歡拉著鄰居的幾個小伙伴一同上學放學,這樣就覺得有了伴,回去的路途也會短了許多。那時上學的路,離家大概有50多分鐘的路程,都是青石板路,不通公路,也沒有摩托車、自行車可以騎,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兩條腿步行,所以我總是每天早上天還沒亮就開始出發,拿著小手電照路,當然放學回去的時候,特別是冬天,也是天黑了才到家。一個人的時候,還總喜歡哼著小曲打著響指走著,覺得這樣就可以跟自己壯膽了,即使經過山林陡坡的時候,也能大膽大方的昂首走過。

    就這樣,我走過了自己的小學和初中生涯,慢慢迎來了不一樣的高中生活,因為心中有到市區里上學就可以離父母更近一點的想法,所以就在高中擇校時大膽填報了瀘州市區的學校,可能上帝的眷顧,也可能是自己的努力,我如愿來到了市區一所高中開始了獨立的學習生活之旅。

    為什么說是獨立呢?因為小學和初中時期,我都是天天和父母祖輩生活在一起。后來我初中臨近畢業的時候,隨著我和弟弟學習費用的加多,靠家里勞作換來的錢已經不能支撐我和弟弟上學所需了,爸爸媽媽就毅然選擇到市區打工,把我和弟弟交給了祖輩照看。說起打工,其實爸爸媽媽就是當個小區的門衛,并負責打掃小區的樓道和院壩衛生,一年四季都離不得人。所以自此以后,很長一段時間,爸爸媽媽都沒有回過家,連逢年過節都是在市區出租房里度過的。而我呢,也越來越想念爸爸媽媽,想要離他們更近一點,我想這應該就是子女和父母之間怎么也割舍不掉的無法替代的感情吧。

    離爸爸媽媽真的近了,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了,因為終于可以和爸爸媽媽有更多的親近啦。的確,孩子嘛,就是有這種心思,想得特別的簡單,也覺得自己想做的事情就要努力去實現。從接到高中學校的錄取通知書開始,爸爸媽媽就很開心,臉上也揚起了久違的笑容。爸爸說,“開學的時候,讓媽媽送你去學校報到吧”。我回望著直點頭笑笑,也開心的說不出來話來了。

    放暑假的時候,我就在市區幫著爸爸媽媽打工干點零零散散力所能及的活,比如跟著媽媽掃樓梯、掃院壩、收水電費等等,空閑之余就為爸爸媽媽做點家常便飯、洗洗衣服啥的。偶爾,時間寬裕,弟弟也會來市區跟我們相聚。一家四口就擠在不足10平方米的小區門衛室里,日常吃住生活全在這里了,那可真是相當的擠喲,冬天睡覺倒是滿暖和的。

    盼呀盼呀,終于等到開學了,那天報到的場景還鐫刻在我的腦海里。那是個帶著些許霧氣的早晨,媽媽特地找了一件看起來比較正式的衣服穿上后,站在鏡子面前細細的看了幾遍才覺得放心,走出房門,背上我在學校住宿所需的生活用品就直奔學校了。媽媽很少出家門很少坐車,坐了一趟公交車就暈車吐的不行,整個人看起來一點精神都沒有,只能緩緩地靠著車窗才覺得舒服點了。搖呀搖,終于快到學校門口的那個車站了。我牽著媽媽的手慢慢地下車了,走了一段公路不知道用了多少分鐘,才來到了學校。

    學校門口兩旁插上了很多迎接新生或老生回家的橫幅標語,很多家長孩子拿著行李站在了校園操場的各個角落里,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嘰嘰喳喳地,讓這個暑期還特別安靜的校園一下子變得熱鬧非凡。站在校門口的媽媽,也好久沒見過這么多人這么熱鬧的場景了,停留在門口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我牽著媽媽跟著新生報到的指示牌去了我們那個班級的教室,交完學費和住宿費,又跟著住宿樓棟管理阿姨來到了屬于我們宿舍的那間房。媽媽暈車很不舒服,卻一直都在強忍著自己,裝著像沒事人一樣,現在又忙著替我鋪床、買差的生活用品,等一切都基本安頓下來后,媽媽讓我自己先熟悉熟悉環境,然后調整好心情準備好好上課,把這三年高中認認真真的讀下來,有個好的收獲,為自己以后的人生攢下又一筆財富。

    因為擔心媽媽,也不放心她一個人就這樣回去了,我硬拉著媽媽在學校外面小吃館里吃了一碗砂鍋米線,等媽媽舒服點了,我再送她上了的士車,這樣她就可以少受點罪,早點到家休息一下了。我知道媽媽,今天雖然忙碌了大半天,但是心里肯定是十分欣慰的,因為自己的孩子終于又要在學業上有新進展新突破了。媽媽是農民之家出生的孩子,有著其他父母也有的那種觀念,那就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盼望著孩子不走自己的老路,不要一輩子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守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里干著數不完的農活,能通過讀書走出大山,到外面的世界去闖蕩,過上舒適寬裕一點的生活。

    帶著媽媽的期盼,我在高中三年真的可謂是熬更守夜的學習,沒有遲到早退,也沒有跟著同學出去夜玩,除了周末和節假日,我把時間都貢獻在了學業里,每天宿舍起床最早的是我,睡覺最晚的是我,去教室最早的是我,我不是非要當個什么第一,我只是覺得這樣我才能心安,才覺得對得起父母含辛茹苦把我養大、省吃儉用供我上學的這份愛。因為害怕影響我學習,也不想讓我的老師和同學知道他們在城區打工的有關情況。媽媽自第一學期開學送我來過學校后,就再沒有來看過我。爸爸呢,只一次來過學校看我,那天還剛好正在上課,爸爸找到我的教室后,就只在教室外站著看了我一陣,然后就擺擺手意思讓我好生上課,將帶來的炒肉放在門衛室就走了。

    除此之外,媽媽和爸爸就再沒有來學校看過我了,我知道他們很忙,也是為我考慮很多,所以就不想來打擾我學習。因為在校一直都規規矩矩地學習,學習也總是在班級前列,媽媽爸爸對我很放心,老師也很關心我,我也儼然成為了他們心中的乖乖女,讓他們少操心了。就這樣,簡簡單單、平平凡凡地度過了三年高中學習生涯,迎來了高考沖刺。高考那天,太陽很大,媽媽爸爸他們在干活,就沒有像有的學生家長那樣在趕考的學校外面陪考,我帶著他們的期盼和自己的愿望,考試現場平穩地發揮著。經過焦急的等待,成績終于出來了。那時的自己很懵懂,對于填報適合自己的志愿,還是有些生疏,媽媽爸爸更是外行,經過多方查閱資料,我用自己的分析大膽填報了一所省外的大學,覺得自己的勝算還是蠻大的。

    就這樣,我帶著想去看看不一樣遠方世界的心,如愿以償地來到了大學校園。同中學時候不一樣的是,媽媽爸爸沒有出過這么遠的門,又暈車不認識字,跟我一起去了學校他們就不能正常的返程了,且我也很不放心二老自己坐火車又轉客車、的士、公交車回去。思慮再三后,我毅然決定一個人帶著行李包直接轉車去學校,學費都不帶,等到了學校找到了組織后,再讓家里把錢匯過去,這樣就安全放心很多。經過多次的勸說,爸爸媽媽終于同意讓我一個人去學校了,雖然很遠的路程,但是他們對我很有信心,也相信我自己一定可以順順利利的到學校安頓下來,因為他們知道我一直都是很有主見、很獨立的孩子,可以應付基本的日常所見所遇,也算是一種對自己的歷練。

    一年又一年,終于在外省度過了有些水土不服的四年,爸爸媽媽至今不知道我的大學是在哪里讀的,因為他們沒去過,也記憶不好,說過不久就會忘記,但是我心里十分清楚明白,爸爸媽媽的愛從來不變,我的生活學習也非常的充實,更沒有辜負他們的期望。因為從一進入大學校門開始,我就不斷兼職打工,不管是賣零食、銷售手機卡還是超市促銷、菜館服務員,總算是收獲滿滿,當然學業也一門都沒落下。我依然是那個喜歡早睡早起、從不遲到早退的學生,連上階梯教室的公開課,我也是按時到位,乖乖的做好課堂筆記,所以大學四年下來,自己的學習成績都是班級前列,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科目都超過了90分,還被評為了“院系三好學生”,獲得了學校獎學金,也為自己步入社會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時間滴答滴答過的真快,轉眼,我已畢業十余年了。回望十多年的讀書年華,真是一去不復返了,但依然那么清晰地刻在我的心底里,永不褪色凋零。讀書歲月,沒有什么轟轟烈烈的事情,只有簡簡單單、平平淡淡地走過,都說一個人的一生總有一些路必須要走,我想這就是我該走的那段路,樸素中承載著我們一家三代人的求知渴望,哪怕一步一個腳印慢慢走,也終會有到達終點的一天。(江親蓮)

    作者江親蓮的文集 歡迎投稿,注冊登錄 [已登錄? 馬上投稿]

    閱讀評論你的評論是對作者最大的支持!

    相關文章

    好文章

  •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棋牌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