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春的消息

    作者: 牛勃2020年10月21日散文閱讀

    春是怎么來的?是一聲聲爆竹炸開的,還是一副副春聯牽來的?抑或,是打著星星般的紅燈籠,走街串巷蹓跶著來的。

    春的第一朵花是什么?是金黃的迎春嗎?喇叭狀的花朵多像一支支歡快的嗩吶,是它,將春姑娘吹吹打打送進洞房。

    春花是什么?是雪嗎?當六角形的雪以花的造型飄飄灑灑自天而降時,作為使者,在月光般皎潔的信紙上,它早已按捺激動向春發出盛情的邀請。

    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

    雪落到枝上,枝成了透亮的玉條;雪落到樹上,樹變為晶瑩的花朵;雪落到地上,地成為羊絨的毯子,雪落在中國大地上,中國成為千山萬壑涌動的春潮,以新時代矯健的姿勢,為又一個豐收的新年舞蹈。

    別問春是怎么來的,春是從北京來的,是從十九大報告的字里行間來的,是從中國人砥礪奮進的初心中來的,是從中華民族邁向新時代的豪邁與自信中來的。

    春從哪里來?是從老人如雪的眉毛上來的,是從姑娘酡紅的臉龐上來的,抑或,是從掠過田野的溫馨的風中來的。

    春的表情是什么?是鐵樣的樹枝變成姑娘柔軟手指的多情,是小鳥踮起腳趾,伸展懶腰一鳴驚人的天真,是冰河開裂時漣漪推涌的輕盈,還是白雪漸退后留給大地的溫馨。抑或是地心中正在醞釀的詩歌的韻腳,在待墾的原野上,播撒盈心的向往與憧憬。

    真不知道春從哪里來,從日歷上來,從門口倒貼的福字上來,從秦聲秦韻高吼的粗獷與豪邁中來。春就這樣來了,給誰都不打招呼,也不想讓你看到什么。從感覺到現實,從雪的急促到枝的從容,春以她的方式描眉畫眼不疾不徐。她堅信她的道路,她的方向,堅信一個五千年浴火重生的國度早已成為涅槃的鳳凰,從春天啟航,在夏的熱烈中積蓄力量,在秋的田野上,豐收的祖國啊,在顆粒歸倉的忙碌后,以雪的暢想,大展新時代翱翔的翅膀,向著始終不渝的道路和方向,步履堅定,凱歌嘹亮。

    春是啥模樣?是原野上似乎一夜間長出的新綠,是樹枝婆娑在天地間的綠韻,抑或是大街上姑娘們急不可耐萬花筒似的裙裝,這些讓冬給憋壞了的女子啊,展示的欲望勝過對于春天的暢想。

    锃亮的犁鏵掀起土浪,枝頭的花朵用顏色為世界打扮梳妝,真辛苦了這些忙碌的蜂蝶,愛不釋手的它們呀,真恨不得將春一古腦塞進胸膛。

    山溪蜿蜒而來,潺潺涓涓是輕盈的舞姿,琤琤琮琮是幸福的吟唱,將身影倒映水面上的鳥兒啊,睜著驚奇的眼睛,放開歌喉,一嗓連著一嗓,仿佛競賽,在春的舞臺上,它們啊,既是深情的吟誦,更是雄渾的合唱。

    詩人寫著春天,畫家畫著春天,歌唱家唱著春天,可真正的春啊,又怎么能寫得出來,畫得出來,唱得出來呢?因為,春的模樣,不是山的模樣,水的模樣,而是人們花瓣般心的模樣,為春暢想。

    是誰泄露了春的消息?是悄然隱去的白雪,是悄悄解凍的冰河,是嘰嘰喳喳的鳥鳴,還是田埂上探頭探腦的鵝黃,天地間若有若無的綠霧。是,又都不是。

    雪被還在地上蓋著,雪花還在原上舞著,鐵樣的枝條上,點點的芽苞開始醞釀對冬的背叛,日漸突起的骨朵更以邀功請賞的急迫,在經意與不經意間,泄露了春的消息。

    春從哪里來?春從花骨朵上來,從這些并不為人所重視的小不點身上來。枝依然黑,干依然硬,恍惚間,又分明能看到盈天盈地的綠,似云,似霧,卻又草色遙看近卻無。悄悄而來的春,不是文字,而是詩的意境;不是畫,而是筆墨的寫意;不是書法,而是流動的飛白;甚至也不是音樂,而是琴弦上的的詩意。而出賣冬,泄露春的的花骨朵啊,正以萬樹千枝,以骨朵的爆竹,炸開春的笑容。

    骨朵是什么?是冬的結晶,是春的濃縮,是冬和春聯袂的使者,把春的消息扎成萬紫千紅的花束,獻給愛春的人們。

    歡迎投稿,注冊登錄 [已登錄? 馬上投稿]

    閱讀評論你的評論是對作者最大的支持!

    相關文章

    好文章

  •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棋牌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