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元宵記憶

    作者: 任隨平2020年10月21日現代散文

    關于元宵節,最易出現在人們腦海中的是“逛廟會”,“采花燈”,然而,元宵之于我的記憶,首當其沖的便是踩高蹺了。

    那時候,不論是在村莊,還是小鎮,踩高蹺作為元宵節的重頭節目,是人們相當重視的。高蹺的彩排與演出地點如若在村莊,一般是安排在村莊的核心位置,要么是整個村莊的空閑場所,要么在村莊的中心——巨大的公共場院。演出當天,人們會早早地起床,三五結伴而行來在場院中心,領頭的“團長”開始安排工作任務,上了年紀的長者坐在木凳上相互交談,觀看年輕人忙活,必要時指點一二。年輕人你給我綁,我給他扎,靠著草垛的,撐著圍墻的,著戲裝的,描花臉的,《水漫金山》,《八仙過海》,應有盡有,好不神奇。我們這些小孩子,便乘機在草垛之間穿梭追逐,嬉戲打鬧,又調皮的,魚貫穿梭在高蹺之間,躲躲閃閃,惹得大人們一陣責怪。不過,就在我們玩鬧的空當,高蹺很快就裝扮結束,接下來便是等待演出了。

    演出的場面更是盛大。首先是“接高蹺”,這“接”的儀式形同“接社火”,在孩子王的帶領下,到每家每戶收集油餅、花卷、麻花,不論有啥吃食的不管多少只要給了就行,大家就圖個吉祥,除了這些,富裕人家還會裝幾個暖鍋,供大伙演出完畢一起飽食一頓,其實,更重要的是感受集體的溫暖與快樂。等這些收拾停當,大伙分成兩隊,一隊是演出組,一隊是迎接組,演出組由高蹺隊員和服務人員組成,迎接組人員龐大,關鍵的人物是儀程官,儀程官手搖蒲扇,身著袍衣,走在迎接隊伍的最前面,緊接著的是鑼鼓。正式迎接是在兩隊見面之后,鑼鼓喧天,炮聲如雷,儀程官將蒲扇在空中向后一搖,鑼鼓停止,儀程官高聲誦詩,每誦一句,鑼鼓有節奏的伴奏一陣,誦詩一般有四句,或者六句,對仗工整,內容句句喜慶,或與節目有關,或與場景有關,或與儀程官眼見有關,不是機械背誦,而是隨機應變,由儀程官脫口而出,詼諧幽默,常常引人捧腹大笑。一次誦詩完畢,雙方隊伍前行一段,好熱鬧者便再次回首聚集,高聲呼喊要求誦詩,儀程官不得已再次作揖誦詩,眾人再次高聲歡呼,熱鬧非凡。就這樣邊走邊鬧,將高蹺隊迎進演出場地。

    正式演出的時候,男女老少圍在場地四周,表演者按照劇情裝扮,按照出場順序次第出場,向觀眾微笑示意并熱情表演,時不時向眾人招手,姿勢詼諧,表情幽默,孩子們哈哈大笑,老人們掩面而笑,年輕的婦女們則面帶羞赧,相互扯著衣角,扭作一團。

    待到演出結束,人們已是滿心歡喜,三三兩兩或坐在場院邊上閑聊,或領著孩子回家去。而節日的喜慶與快樂卻永遠地留在了人們的心里,那樣真切,那樣恒久。

    歡迎投稿,注冊登錄 [已登錄? 馬上投稿]

    閱讀評論你的評論是對作者最大的支持!

    相關文章

    好文章

  •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棋牌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