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親情文章

    親情文章

    簡介:請珍惜所擁有的親情,希望這些關于親情的文章能給大家帶來正能量。
    情感欄目:心情隨筆情感美文傷感日志愛情文章友情文章經典散文等。

    • 母親的針線笸籮

      小時候,母親不僅有一雙細長靈巧的手,她還有一個圓圓的竹篾編的針線笸籮,那是她的嫁妝。母親的這個百寶箱給我們縫補了美好而幸福的生活,把我們的家變成了溫馨的港灣。 母親含辛茹苦地把我們姐弟五個撫養成人,針線笸籮緊緊伴隨她左右。上有老下有小,里里...

      陳會婷 發表于 2021-01-20
    • 陪母親鍛煉

      母親搬到城里一年了,長胖了不少,但身體狀況卻大不如從前,抵抗力很差,動不動就感冒。幾天前,我帶母親到醫院做了體檢,結果顯示她的身體真的出現些小狀況。醫生說,平時要加強鍛煉身體。 母親看著體檢結果說:我身體出了問題得給你添多少麻煩,這樣下去不...

      王國梁 發表于 2021-01-20
    • 父親的鐮刀

      父親的鐮刀曾掛在泥坯老屋的土墻上。老屋多年不住了,似乎成了一座儲藏室,承載著許多念想。老屋里儲藏著舊物:谷囤、苫子、蓑衣、斗笠、殘破的獨輪車和生銹的鋤頭等等。沉重的木板門一開,嘩啦,一屋子亮光,漫過記憶,抵達那時的歲月。 那把掛在土墻上的父...

      陳幫德 發表于 2021-01-19
    • 憶父親

      父親離開我們已經一年有余,感覺中,父親仍然和母親、和我們在一起,父親的音容笑貌時常浮現在我的眼前 父親出生于名門望族合肥李氏家族,祖籍合肥郊區永安鄉,祖父李澍國(字蔭宇)。抗戰期間,因祖宅李家圩子建筑宏大、氣派(四周有護圩河、四角有崗樓),...

      小妹 發表于 2021-01-17
    • 道不盡 對外婆的懷念

      外婆,清明節快到了,無論天氣怎樣,我都會回鄉下去祭拜您的。 您4 歲時就被父母送與外公家做童養媳,6 歲時被外祖父一根扁擔挑著,一頭籮筐里裝著外公,另一頭籮筐里裝著您,從山東逃荒來到黑龍江。在黑龍江一個叫劉家溝的小村落,15歲的您與17歲的外公結為...

      佟雨航 發表于 2021-01-17
    • 母親的心

      下午,兒子微微有些咳嗽。陪他出門,在路上買了藥,很擔心他不會照顧自己,咳嗽加重。一路上,不停地說著。兒子,我有點想你回去,不住校了。這樣,你的咳嗽我就不會這么擔心了。你想回去不?有時候想,有時候不想。一想起回去有那么多同學,我就很開心。 突...

      段如會 發表于 2021-01-12
    • 母親的微笑

      微笑是人們綻放給這個世界溫馨的花朵,而母親的微笑是這百花園中最攝人心魂的一簇。 今年春節,在千里之外的安徽懷寧高河鎮查灣村,在夕陽的余暉中,我深深被這母親的微笑所震撼,至今感傷在懷,揮之不去。 這里是詩人海子的故鄉。作為海子的同齡人,他的詩...

      郁松寒 發表于 2021-01-10
    • 親情入年味

      年前回家時,母親叮囑我們說:過年時就別再回來了,一來路遠,二來今年接了奶奶過來,還有你姐家的兩個孩子又都在,你們來了又住不下,就別來回趕在路上了。 其實母親說的路遠,走高速也不過是一個小時的車程。母親一邊說著,一邊給我們裝著些吃的,一邊絮絮...

      馬云丹 發表于 2021-01-10
    • 山楂樹下的父親

      就在父親彎下腰,去撿拾我們不小心摘落的山楂時,我忽然看見父親滿頭的白發,那樣清晰地映在了葉隙的漏影里。直直地,短短地,深深地刺向我,刺得我有些心疼。 其實,那白發早已生成,不過是我平日里極少看到在坡地里勞作的父親,已盡顯吃力罷了。乍這樣看著...

      王佳蘭 發表于 2021-01-10
    • 爺爺

      老話說,臘七臘八,凍死叫花。正午時分,嗚嗚的西北風裹著窸窸窣窣的雪花飄來飄去,打著旋兒一個勁地直往人們棉襖領子里鉆。 傍晚,在胡同里掃雪的爺爺領著一個陌生人進了家門。他一邊用手拍打著身上的雪花,一邊咣咣狠勁地跺著鞋上的殘雪,嘴里不住地吆喝:...

      張成斌 發表于 2021-01-10
    • 憶母親

      母親走在去年的那個冬日,這一天成為我永遠刻在心上的日子。這些天,母親生前的一幕幕時常浮現在腦海。 母親1940年生于海陽一個叫東北澇泊的小山村里。姥爺是一個老地下黨員,常年不回家,姥姥在母親剛八九歲時就去世了,母親和一個妹妹孤苦伶仃地靠著爺爺奶...

      孫仁謙 發表于 2021-01-10
    • 懷念父親

      正月十四是一個特殊的日子,不僅是元宵節的頭一天,按當地習俗,許多人家在這一天就過上了大年春后的第一個月圓之夜,是傳統的四大節日之一,祭祖宗、吃湯圓、看燈展,很是喜慶和熱鬧。而這一天于我而言,卻是父親的祭日,節日的喜慶氛圍,已在心底激起了我...

      羅迦瑋 發表于 2021-01-07
    • 寫作媽媽,畫畫媽媽

      三十年前的一個冬夜,父親突然中風,從此全身癱瘓。在醫院治療了兩個月后,醫生告知,父親的病已不可逆轉,回家調理吧。無奈,我只好和媽媽把父親抬回家。由于父親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我和媽媽二十四小時輪流伺候,喂飯喂湯,端屎端尿,翻身擦澡 我和媽媽竭盡...

      蘇華 發表于 2021-01-05
    • 浪漫的母親

      我一直覺得,母親從骨子里是個很浪漫很浪漫的人。 記得小時候,切面條時,母親總會把我喊到案板前,問,凌娃,想吃啥樣子的面條?我呢,歪著脖子仰著臉蛋,邊瞎想邊瞎說,母親就按我說的樣子來切:三角形,菱形,正方形,長方形我說啥她就切成啥樣的。父親總...

      張亞凌 發表于 2020-12-29
    • 回鄉看外婆

      去年重陽節,我回了一趟鄉下,看看外婆。 外婆靜靜的坐在躺椅上,很和藹,但更蒼老。那張黝黑而清瘦的臉上,皺紋溝壑起伏,生活的滄桑和坎坷將外婆凝固成一尊雕塑,長久地靜默著 我輕輕地走過去,在旁邊叫了一聲外婆。 外婆轉過頭,看見了我。但沒有一點激動...

      張輝祥 發表于 2020-12-28
    • 陪母親去登山

      中午回到家中,見茶幾上有頂橘紅色的太陽帽。母親樂滋滋地告訴我說,重陽節即將來臨,社區里搞登山活動,我已經和平時一起鍛煉的街坊鄰居報名參加明天的登山活動。 重陽登高當然好呀,秋高氣爽進行戶外活動當然有益于老人的身體健康,但考慮到老媽前幾年下樓...

      江初昕 發表于 2020-12-28
    • 憶奶奶

      逝去的時光像是打著旋兒的梧桐葉一樣,在地上疊了厚厚的一層,想去理清卻沒有任何思緒,久遠得讓我似乎忘了回家的路。我就坐在這片廣袤的天空之下,想象奶奶的墳頭被秋風拂亂的枯草如同你在世時被秋風拂亂的頭發,一樣的凌亂和滄桑,而我就不可以伸手為您捋...

      田曉倩 發表于 2020-12-28
    • 外婆藍

      在我的記憶中,外婆的頭上,無論春夏秋冬總是罩著一方家織布、染成靛藍色、邊上扎染了幾朵牽牛花的手帕。走起路來,手帕撲閃撲閃,牽牛花忽閃忽閃。 外婆的家境,比我們家要殷實一些,這就是我經常到她家去的原因。無論我是坐大人的自行車去,還是走八里路一...

      萬象 發表于 2020-12-25
    • 感恩之愛

      我有一個朋友,他很愛妻子,妻子也很愛他,但家里卻總是小吵不斷。 其實,他們間的爭吵,無非是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諸如,周末散步,兩人意見不一,他選擇去甲地,妻子卻愿意去乙地,兩人據理力爭,甚至將為什么選擇甲地而不是乙地,或者是乙地而不是甲...

      曾利華 發表于 2020-12-25
    • 致大山

      親愛的爸爸: 這是我第一次以這樣的方式向您傳達我的心意,原諒我選擇用這樣特別的禮物為您慶祝48歲生日。想想這么多年來,我好像從來不曾寫過信給您,一直覺得同住一個屋檐下還要用信來交流未免太過矯情。所以這個冬天,遠在兩千公里外不能歸家的我,終于提...

      似是故人來 發表于 2020-12-23
    • 父親在我家

      父親不愿意住我家。 女兒?嫁出去的女潑出去的水!呆在女兒家本來就沒底氣,倘若女婿心情不好,再擺個眉高眼低,一向心高氣傲的父親怎受得了? 以前,父親只是送東西給女兒才進女兒的門:第一茬香椿,第一茬韭菜,自家地里的蔬菜東西送到,立馬回鄉下。可自...

      張亞凌 發表于 2020-12-22
    • 關于爺爺的一些記憶

      你到底有多忙,這點時間都抽不出來?客廳傳來奶奶的質問聲和爸爸的嘟囔聲。一定又是與老家或者親戚有關的事,能牽動78歲奶奶情緒的不外乎此。利用出去喝水的時間,我打探了一下,果然如我所料。爺爺的外甥的兒子結婚,奶奶想去參加婚禮,可是爸爸忙沒法送奶...

      楊雅淇 發表于 2020-12-15
    • 媽媽的微笑

      媽媽靜靜地望著我,甜甜地笑著,自然,幸福又美好。她那黑葡萄似的眼睛仿佛在告訴我:孩子,加油,媽媽相信你一定能行! 媽媽的笑像對我施了魔法,讓我渾身充滿力量。 那天,我跳繩不及格,老師嚴厲地批評了我,同學們也你一言我一語,對我指指點點,那一刻...

      姜玥 發表于 2020-12-15
    • 奶奶

      奶奶,確切地說,是我愛人的奶奶。在我進入這個大家庭后,便也成了我的奶奶,孩子的老奶。 還記得剛認識愛人不久的那個中秋,給她發短信想邀她出來過節。她回復說一家人都回了奶奶家,并告訴我每年都是這樣。這是我第一次聽說奶奶。后來,我才知道我將要融入...

      劉春宇 發表于 2020-12-10
    • 母親的愛好

      和女友談了兩年戀愛后,我們終于在春節舉辦了婚禮,一起脫光,走進了婚姻的神圣殿堂。新婚后的第一個周末,母親過來看望我們。婆婆第一次上門,妻子萬分緊張,一大早就把我從被窩中拽起來,收拾房間,打掃衛生。末了,她認真問我:老公,這是咱倆結婚后媽第...

      王世虎 發表于 2020-12-07
    • 外婆的孤獨

      人在一生當中,會遇到很多的讀不懂,但當我們真正讀懂的時候,歲月已攜同那些人和事離我們遠去,我們再無力去彌補那些讀不懂留下的遺憾和虧欠。 外婆24歲守寡,孤獨地活到82歲。 關于外婆,從我記事起,感覺她就是怪怪的,她的憂傷、她的不領情、她的怪異話...

      李忠會 發表于 2020-12-06
    • 啞表妹

      那天,啞表妹在趕場,看到我后,她欣喜地拍著旁邊的兒女,然后指指我,比劃著仿佛在介紹:看,我的兒女都長大了,都不錯吧。她燦爛若花的臉上,凝聚著苦盡甘來的喜悅。 也是,如今表妹兩個細娃先后上了大學,自己也住上了新樓房。這于健康人來說,或許正常不...

      熊定質 發表于 2020-12-06
    • 父親的新房

      四月份,年逾七旬的老父親從一家小區保潔員的崗位退下來。說是退下來,其實是被物業公司辭退了。原因是父親年事已高,物業擔心在打掃樓道衛生、清運垃圾過程中會出個啥閃失,給他們擺下麻達。這時,我們才發現父親真的老了。 一天,父親把我們兄弟二人召集在...

      胡自興 發表于 2020-12-05
    • 憶我的叔父寧基

      6月中旬,隨市民營經濟考察團飛抵首站福州。一踏上福州的大地,我就被親情牽引著,迫不及待地來到文林山革命陵園,祭拜30年前長眠于此的叔父。當一眼看見叔父骨灰存放處那幀遺像的一刻,我不能自已,長跪嚎啕大哭 叔父是父親唯一的弟弟。叔父生于1930年,步...

      寧永泉 發表于 2020-12-03
    • 我的大哥大嫂

      我同大哥是同父異母兄弟,卻沒有疏離的感覺,或許是作為兄長的天性,一直視我為小孩吧。 他年幼時患過天花,那命不知是怎樣熬過來的。因而取名長齡。其實按字輩,他叫厚誠。還真如其人:目耳口鼻,配上略呈國字形的臉型,加上寬肩厚背,顯得氣正穩沉。他愛京...

      吳厚炎 發表于 2020-12-02
  •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棋牌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