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情感美文

    情感美文

    簡介:情感美文為必讀社重點打造欄目,這里的美文,值得每一個人收藏與分享。
    情感欄目:心情隨筆傷感日志愛情文章感人故事句子大全感悟文章等。

    • 鄉村土炕

      我從小生活在農村,孩童時代的我一直享受著農村土炕的溫暖,那個歲月讓我難忘。 鄉村建造一個土炕,首先要做結實的大方土坯。土炕的土坯一定要粘土,用水泡透,和拌長麥秸,為了均勻,大人們往往赤腳高挽褲子,在泥巴里來回踩踏,讓麥秸和泥土充分均勻,這是...

      張勇 發表于 2021-01-20
    • 相扶斜陽 人生如詩

      初冬,林風輕歌,斜陽脈脈,微暖的陽光涂滿云山野溪。 縣城小道,林木蔥綠,行路凈潔。此時,人在行走,或到市場購買自己所需要的物品,或散步,放牧一份閑情逸致,盡情享受小都市的美麗景色。夕照中,路上走來一對年老夫妻,女的五十多歲左右,她神情坦然,...

      胡天曙 發表于 2021-01-12
    • 老家的念想

      我老家在山東桓臺的起鳳鎮華溝村。在這里,祖輩、父輩待了一輩子,我過了二十多年。在鄉下生活時,老家就是老家,但到省城求學、工作后,老家變成了故鄉。現在歲數大了,覺得總有一些事過去了,但不能放下;總有一些情,生成了,卻無法割舍。老家的那些事、...

      宋豐光 發表于 2021-01-10
    • 從山間小路到精神殿堂

      我出生在燕山深處一個偏僻的小山村,從小足跡印踏在村周圍不出十里的幾條山間小路上。向村東走一里路是一條小河,河水清清,河邊長滿了柳樹和蘆葦,這是我童年流連忘返的地方。有時,也常常坐在河邊的大石頭上,望著河水緩緩消逝的遠方,憧憬外面的世界。村...

      龐井君 發表于 2021-01-05
    • 風吹花露涼

      花露,花上的露水。牡丹、芍藥花葉上凝結。 張岱《夜航船》里說:楊太真每宿酒初消,多苦肺熱。凌晨,至后苑,傍花口吸花露以潤肺。可以想象,貴妃當年以胖為美,在宮中飲酒縱歌,一場游戲,一場宿醉,醉入花叢,以手攀枝,微張櫻桃小口,花枝一陣亂顫,以花...

      王太生 發表于 2020-12-30
    • 石磨的記憶

      中秋節回家,看到村里的空地上,有一盤廢棄的石磨,便引起了我對石磨的記憶。 石磨這件古老的器具伴隨人類走過了幾千年,算得上從石器時代沿用時間最長的家用物品之一了。上世紀八十年代后,隨著科技的不斷發展,它完成了自己的歷史使命,退出了歷史舞臺。但...

      王敬禮 發表于 2020-12-29
    • 心醉在夢里,身醉在雪里

      你那含羞靦腆的樣子,總是那么輕聲細語,清晨,我打開窗簾,驀然,窗外雪花如絮。田野彌漫著薄霧,入冬以來的干燥和蕭瑟,剎那間仿佛來到了神話般的世界。 滿目的玉宇瓊閣,晶瑩剔透銀白色的世界,使我霎時間把滿腦子的混沌,換成了一派全新的情緒。 我興趣...

      趙鳳寶 發表于 2020-12-27
    • 她是詩

      家中酒柜里,安靜地躺著一只紅錦緞包裹的匣子,匣子里是兩只小銀碗,鈴鐺一樣的外型,蓮花似的底座,邊緣有細密紋理,是讓人愛憐的精巧模樣。有時興起,打一盞燈,對著燈轉動銀碗,銀光打在墻上,一圈圈波紋似的散開去,煞是好看。這是老師寄給我的新婚禮物...

      高艷 發表于 2020-12-26
    • 一場雪溫暖了我的鄉愁

      這些年,盡管在南方很難看得到一場像樣的雪,然而,心里對雪的喜歡卻一直有增無減。每年只要到了添加毛衣毛褲的冬天,我就在想快要下雪了,就期許某天早上一覺醒來,打開門或推開窗,一場久違的、曠世的雪會靜靜地呈現在眼前。然,這樣普通的愿望總是難以實...

      劍君 發表于 2020-12-25
    • 老屋

      老屋很老,不知建于何年,墻壁上那布滿的青苔和蛛網,似乎在編織著歲月的年輪。老屋坐北朝南,有三間正屋,一間雜屋,約60平方米,上下兩層,這在當時,已經相當氣派了。門頂之下,砌的是大塊青磚,主要是抵御洪水的侵蝕,白衣港臨近湘江,經常受洪水襲擊;...

      成新平 發表于 2020-12-25
    • 母親的餃子

      孤身在外,又遇冬至。 多年來的冬至,我都會謝絕朋友的邀請,一個人貓在廚房里,鼓搗出一大碗餃子,然后在淡淡的月光里,就著一小瓶二鍋頭,度過寒冷的思鄉之夜。 大半生里,我愛下廚房,喜歡鼓搗不同特色的美食,但千變萬化,餃子卻是我的最愛。無論走到天...

      麥浪 發表于 2020-12-21
    • 想起兒時閏月年

      光陰似水,日月如梭,轉眼到了新年的早春二月。撕去舊章,揭開新頁,赫然發現今歲又是閏月年。這意味著這個農歷之年又比往年多一月,生命之旅長一程,缸中大米蝕一斗。 細看日歷,卻是閏二月。這使我想起遠去的鄉村歲月,想起鄉間古老的民謠:玩正月,混二月...

      夏丹 發表于 2020-12-14
    • 人間值得,你更值得

      時光荏苒,不知不覺間,朔風初起,寒冬驟臨。轉眼歲末,黃花獨帶露,紅葉已隨風,是時候停下來歇口氣。 你有多久,沒有好好吃過一頓飯了?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好好吃飯變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人們整日為生活奔波,常常借口工作忙,匆匆扒拉幾口盒飯敷衍自...

      林希言 發表于 2020-12-12
    • 腌酸菜

      過去,北方農村生活貧困,冬季缺乏蔬菜,人們每年秋天都要腌好多酸菜,供冬季食用。收完大秋以后就要準備腌酸菜了。 酸菜的種類,以當地種植的菜類為主。我家主要腌三種酸菜:芥菜、胡蘿卜和白蘿卜。芥菜為主,腌一大缸,蘿卜、胡蘿卜為輔,各腌一小缸。白色...

      薛鐵所 發表于 2020-12-10
    • 記憶中的冬天

      每逢冬天下雪,雪花就會送來童年冬天的記憶。 那時的雪比現在下得大,經常早上起來擋風的草門子都推不開。記得有一年雪下得特別大,院子里盛不開,家家戶戶把雪拉到街上,雪堆得很高,從這邊看不到那邊,太陽出來房檐上的雪邊化邊凍,垂在房檐上的龍墜有一尺...

      王敬禮 發表于 2020-12-09
    • 遠逝的童年游戲

      兒時的鄉村是熱鬧的,太陽落山前最為熱鬧。孩子們在街道上玩耍,喧鬧,尖叫,男孩子滾鐵環,彈玻璃球,官兵捉強盜,搶占山頭女孩們捉迷藏,跳房子,跳皮筋前街后街,村東村西,每天晚上都是沸騰的。 春秋時節是戶外游戲的大好時光。放學了,伙伴們湊在一起彈...

      邢占雙 發表于 2020-12-06
    • 渚河拾趣

      陜南山嶺俊秀,雨水豐沛。在紫陽和鎮巴兩縣的交界處,一條渚河蜿蜒流淌。河水自星子山而下,經回龍灣,過鐵索堰,至尚家壩段豁然開朗。沿岸青山翠竹,梯田盤旋,形成大大小小的自然村落,村名皆為幸福民利正安等,寓意民生安樂。 連接兩岸村莊的,是一只木船...

      張強 發表于 2020-12-05
    • 南河道上的晨霧

      晨不是很亮,像罩在牛皮燈籠里。伸手摸摸窗下幾盆蔥郁的花葉,看不清它們是睡著,還是吵醒了,摸上去有些不大熱情。 下樓,慢吞吞走出花院,一打門禁卡,天似乎亮了許多。門外,街道黑直地寬闊著,路燈值了一夜班,微碎的光有些不穩,像是打盹。 走著走著,...

      張佳羽 發表于 2020-12-02
    • 摘盡枇杷一樹金

      與璀璨繽紛的春天相比,神奇的大自然將酷夏裝扮得生機葳蕤,彰顯得綠意盎然,其綿延不絕的壯景,仿佛一幅大寫意的潑墨山水,給予視覺以強烈的沖擊力;然而我為之歡欣的,卻是幾點并不顯眼的金黃,以及對金黃垂涎欲滴的兩只鳥雀。這是畫魂,這是詩眼,這是夏...

      錢續坤 發表于 2020-11-24
    • 溫暖的鄉愁

      王家村坐落在齊石公路邊,僅十幾戶人家,上游一里地是新開橋,下游兩百米是公社所在地,背靠著小松山,面對八女峰。白洋河在這里打了個回彎,轉身流去。因有糧店、衛生院、道班的緣故,也不顯得冷清。少年的我隨母親住在糧店,小學、初中整整八年在這里度過...

      鄭擁軍 發表于 2020-11-24
    • 桃花難畫

      南國春色漸濃。綻放在庭院中桃花的花辨從敞開的窗戶飄進場內我感受到了。用閉上的眼睛感受躍動的光芒,用肌膚感受流動的風,察覺到了潛入道場的小異物幾片花瓣的動靜。 桃花難畫,難畫初見。 初識你,未至花期。聽見要去觀賞桃花消息的那個夜晚,兒時未曾謀...

      日之出 發表于 2020-11-21
    • 素年錦時

      明天,我們將在另一個緯度相遇。 謹以此文,致我的朋友茨仁娜姆,兼懷生命深處的歲月。 題記 和朋友談起過去的時光,露天電影、瓊瑤小說、蝙蝠衫等等。說到初戀,她從書架上取下一本書,小心翼翼地翻開,兩指顫巍巍夾起一枝干花,微笑著說道,我最喜歡這種花...

      羅凌 發表于 2020-11-20
    • 享受陽光

      兩年前在家鄉老屋的一角種上一棵葡萄。每年十二月至次年二月是它的休眠期,但去年四月,還是長不起來,連藤頭的小草也蔫蔫的、黃黃的。而田野的植物都在瘋長著,為何墻邊葡萄、小草的葉子卻總是耷拉著腦袋?這就有點兒怪了。我開始疑惑起來:是不是缺肥、缺...

      鄭亞演 發表于 2020-11-13
    • 時光深處的謎

      一座烈士墓,猶如從北中原夜空劃過的一簇星火,散落在一個鄉村寺院前,也散落于時光的深處。 墓里,躺著一個十九歲的年青軍人,就在新中國的黎明到來的前夜,他的生命之花猝然凋謝了。 據說,烈士犧牲那天,夜幕低垂,星光暗淡。嚓嚓嚓因軍情緊急,大部隊疾...

      丁濟民 發表于 2020-11-11
    • 玉蘭樹上“白鴿”飛

      走過日日走過的路,猛一抬頭,就看到玉蘭開了。 校園里靠西邊的大道上,兩邊栽了玉蘭。高高大大的玉蘭樹,遮蔽了半條林蔭道。兩邊的樹,在半空里,撐起了一座拱橋,遠遠望去,如一條綠色的長龍,微風過處,好像有無數綠色的小手,向你招手示意。 忽一日,我...

      游黃河 發表于 2020-11-09
    • 父親的酒癮

      父愛如酒,在歲月深處飄著陳香。 父親愛酒,但不濫酒,酒量不大,中午、晚上各飲一兩酒。 父親年輕時躬耕田園,勞累一天,也往往在微醉狀態下,提起毛筆抄寫經書。幾十本如雕版印刷的手抄本經書,凝結著父親的半耕半讀人生,傳承著黃氏耕讀為本,忠孝傳家的...

      黃玉才 發表于 2020-11-09
    • 海桐, 偶然從你的世界路過

      五月,暮春,空氣里除了薔薇的甜香,樟樹的熏香,洇染著蜜汁的槐香,更有種若即若離若有若無的小眾味道,會偶爾撞進鼻腔。循著香味,會發現原來道路兩邊的海桐花兒都開了。說起海桐,是一個美麗而陌生的名字,其實海桐在生活里隨處可見,我們居住的小區,道...

      李軍 發表于 2020-11-05
    • 年餃子

      好吃不過年餃子,在鄉間,白白香香的餃子是家家年夜飯上必不可少的一道佳肴。有了餃子,這年過得才有年味兒。 小時候,每到大年三十,天剛黑,媽媽就在光線不足的廚房里忙碌著,顯得格外伶俐。天冷著,袖子卻挽得高高,露出圓潤的手臂,一個動作連續著下一個...

      李興濂 發表于 2020-11-05
    • 傾聽大山的呼吸

      突然從熱鬧的日常生活掉進深深的寧靜之中,有相當長一陣子不能適應。驅車漫行于石臺的山嶺間,由動而靜的感覺并不強烈,眼前只是難得一見的綠意,而真正感覺到身心的陷落,是在夜還未深,耳邊就已經被鐵壁似的寧靜所包圍的山村夜晚。 我習慣于把吃過晚飯之后...

      馮德利 發表于 2020-11-04
    • 家有二寶過春節

      春節來了,畫家老樹有句打油詩很流行:忙忙碌碌不得閑,盡管沒掙幾個錢。萬水千山擋不住,抱魚回家過個年。 而今年,我們是不回家過年了,因為這是二寶的第一個春節,他還那么小,到哪都不方便。因為單獨二孩政策,在國家全面放開二孩的前一天,我家二孩出生...

      木木 發表于 2020-11-03
  •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棋牌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