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花燈軼事

    作者: 申寶珠2020年10月21日生活故事

    故鄉的黃昏,鮮紅的暮色還在天際纏綿,沒有隕落。一條如黛的云從東到西緩緩飄過,正月十五的前幾日,男孩子拎著一頭燃燒的線繩,放開了鞭炮,歸巢的鳥群被噼啪的響聲驚擾,在天空里展翅飛舞。

    初二嫁出的閨女給娘家拜年,初五至正月十五娘家給閨女家送燈籠。結婚頭一年一般送蓮花燈、石榴燈、宮燈,寓意早生貴子、人丁興旺、官運亨通。倘或有了孩子,就要送長命富貴燈,寓意孩子健康成長。農村娃娃多,不能送的年代無盡頭。那就十二歲“完燈”,寓意孩子長大,這最后一年的禮物也甚是貴重!除了長命富貴燈,還要送一對手電筒,寓意孩子的前途正大光明。當然,上面列舉的是一般情況。根據家庭的經濟情況,送的燈籠還有兔子燈、老鼠燈、塑料燈,各種自糊的燈籠。

    小時候,舅舅最喜給我送罐罐燈,舅舅云,招財進寶。這種罐罐燈,是用廢舊的鐵絲和電線捏成框架,再用兩張折疊好的紅紙用面打成的漿糊糊好連接,隨后用線扎在框架上,一個狀如罐罐的燈籠就初具雛形。除此之外在燈籠底座,留好插蠟燭的窟窿,就大功告成。舅舅把省下來的錢,全給我買了蠟燭。別人家送兩三把,舅舅送我的忒多!他初五給我送燈,就送十把,初六就送九把,聊以慰藉我小小的虛榮心。及至到了碰燈籠的元宵之夜,我的蠟燭還是完了,媽媽用青霉素藥瓶裝了煤油,棉花攢了燈芯為我助興。煤油與紅色蠟燭沒啥區別,可就是冒黑煙。

    我和玲子提著燈籠,肩并肩在大街小巷里閑逛。此時,月上中天灑下姣姣銀輝,我們不時與提著燈籠的小朋友邂逅,還要嬉笑打鬧一番。嘴里唱著“誰的燈籠會睡覺,我的燈籠會睡覺”,用竹竿兒提著的燈籠就象征性在地上睡覺。一把蠟燭,也就五六根。三寸長,且都是細小蠟燭,十多分鐘就燃燒完了。我口袋里裝了許多,見誰的蠟燭完了,就撿起掉在地下的半截胡蘿卜,取下燈座換一根。

    鄰居海平哥,是一個大學生,見過世面。爬上梯子,在大門口懸掛兩盞大燈籠,又在大門貼了顛倒的“福”字。隨后拿了一個炮筒,在大路中間旋轉,頓時火花飛濺猶如怒放的玫瑰花搖曳生姿,圍觀的人群連連叫好。鄉親們談笑著欣賞,不時有人說笑:“雪蓮,小心火星子飛在燈籠上”,“嫂子,火星子可長眼睛了。”這雪蓮,留級了。二叔為了激勵斗志,買的油彩紙少了尺寸。雪蓮哭,二叔就說油彩紙少了不夠糊燈籠,如同分數少了就升不了學,閨女你就長長記性吧!后來,二叔把沒糊的燈籠就端放在堂屋,以示警戒。二嬸偷偷買了一只兔兒燈,這兔兒燈豁嘴白牙,兩只長長的耳朵樸拙可愛,被雪蓮拉著走。

    這時海平哥,又取了一個炮筒,用火點燃。煙花從炮筒當中“咚”得一聲噴射而出,逍遙而上。射出的火花像噴泉朝天噴射,又如千萬只螢火蟲翩躚,須臾宛如瑰麗鮮艷的美人蕉,在空中璀璨綻放,藍色的夜晚被著成紅色。玲子看得目瞪口呆,提著的燈籠被蠟燭引燃,幸虧我提醒才只燒了一個窟窿。

    歡迎投稿,注冊登錄 [已登錄? 馬上投稿]

    閱讀評論你的評論是對作者最大的支持!

    相關文章

    好文章

  •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棋牌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