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報應

    作者: 唐方韜2020年05月27日生活故事

    阿七是個痞子,游手好閑,賭博為生,人長得瀟灑帥氣,可就是德性不好。時常帶領近村一些個臭味相投的小混混偷偷摸摸,吃吃喝喝,沒務過一天正業。村民們見了老遠就避開了,生怕一不小心犯著了這些“麻風”。

    這些年賭博行為被抓得緊而越來越難做了,眼看著財路慢慢斷盡,以前花天酒地的神仙生活即將成為歷史,阿七倒也聰明,他決定帶著弟兄們另謀出路。阿七瞅著木材生意這兩年好做,于是便號召手下弟兄們跟著改行做起了木材生意。憑著林業局有個老表的外甥當了個股長的關系,再加上自己黑白兩道并用,生意倒也做得風生水起。不到一年,他就變成大老板了,開著小車,見了行人也不避讓,呼嘯著留下一路嗆人的煙塵,好不囂張。每逢此情此景,行人都會忍不住憤懣地在背后罵上一聲——— 這個天殺的,總有一天要撞鬼的!

    這天,阿七不知從哪聽到的消息,說是鄰村祥莊財叔家那片三百畝的成林杉樹急欲出售,因為財叔的大兒子虎子在廣州工廠里上班不到一個月就認識了一個漂亮的外地女孩子,把她肚子搞大了。事情進展如此神速,兩頭家長見他們年紀相當,又都到了法定婚齡,雙方家長都沒說啥就準許了這樁婚事。可是在祥莊,按照當地的風俗是需要一大筆錢的,爺兒倆算來算去還是差了十來萬。思來想去,也只有拿那三百畝杉樹出氣了。

    且說這阿七,等他心急火燎地跑到祥莊找到財叔一問,方知那三百畝杉樹四天前已經被鄰鄉一個外號叫大猛龍的木材巨賈給買去了。這個大猛龍以前也是個浪崽頭子,牛高馬大威猛無比,后來浪子回頭,腰包鼓起來了還慷慨解囊幫村里硬化了道路、接通了自來水,去年還入了黨被推選為鄉代表。因此在十里八村頗具聲望。故而聽到這里時,阿七連口水都變淡了,尤其是當他聽說財叔因為火急要錢而將這山杉樹以僅僅十一萬的超低價格賣了時,差點沒吐出血來。因為按當時當地的木材價格,這山杉樹至少值十七八萬哩!

    阿七悻悻地離開了祥莊。恰好手下一個嘍啰打來了電話,請他去喝酒。借著酒勁,阿七向嘍啰們提起了買樹之事,一個外號“鬼注意”的嘍啰帶著滿嘴酒氣在癟七耳邊嘰里呱啦了好一陣子。

    是夜月黑風高,阿七和幾個嘍啰,帶上油鋸和汽油桶,開著他們那輛專門運輸木頭的大馬力王牌柴油車,一路呼嘯直奔村外十里之遙的財叔那片山林而去。不一會兒,阿七一行來就來到了山腳。隨著斷斷續續幾陣油鋸聲響,一棵棵高大筆直的杉樹應聲而倒。然后制材、裝車,一會兒工夫一車杉樹大功告成。“鬼注意”把枝枝丫丫弄到空曠處澆上汽油毀“枝”滅跡。不料就在他點著了火轉身往山下撤退時,一只褲腳恰好被樹樁掛住而仰天摔倒了。說來也巧,手中的汽油桶忘了蓋蓋子,濺出的汽油霎時間像一條火龍飛到了“鬼注意”身上。只聽得“鬼注意”哇哇哇幾聲慘叫,便倒將下去了!阿七一個箭步沖上去想搭救“鬼注意”。可沒想到等他剛想俯身扯起“鬼注意”時,“鬼注意”卻突然跳將起來一把抱住了阿七。幾秒鐘工夫,兩人便成了“火炭頭”,緊接著兩個人又是一陣翻滾,身上的火苗終于滅了。

    約莫過了一斗煙的工夫,阿七和“鬼注意”才緩緩回過神來。又驚又喜,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哭笑不得。阿七驚魂未定,心中悔恨:唉!終于被人罵準了,終于遇見鬼了!

    歡迎投稿,注冊登錄 [已登錄? 馬上投稿]

    閱讀評論你的評論是對作者最大的支持!

    相關文章

    好文章

  •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棋牌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