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想多陪娘一會兒

    作者: 劉建忠2020年10月22日親情文章

    去重慶出差之前,娘生病住進醫院。慢性胃炎和頑固的高血壓長期折磨著娘衰老的身體,娘就像秋風中搖曳的枯草弱不堪言。

    整整一周,我都是陪娘在醫院的病房里度過。看著輸液瓶里不停滴答的藥水緩緩注入娘的脈搏,望著娘霜染兩鬢、爬滿皺紋的臉,我突然間發覺娘真的老了,老得讓人心疼。見我一直不愿離開病房,娘就說,忠兒,去休息一會兒吧,你可不能垮,你垮了,娘就沒指望了!

    說這話時,娘略帶渾濁的眼神里閃爍著淚光。娘的話,讓我深深地體悟到一個母親對兒子的依賴。是的,正如小時候我依賴娘一樣,老了的娘開始依賴我了。而我,竟然只有在娘生病住院的這個時候,才抽出那么一點點時間來陪娘,讓她感受到那么一絲絲可以依賴的慰藉。對娘而言,這,是不是過于殘忍了一點。

    記得小的時候,我經常會莫名其妙的哭。有幾次,被娘發現,問我為什么哭?我說,怕您離開,不再回來!娘聽了,笑著安慰我,傻孩子,怎么會呢?娘走了,你咋辦?這話當然是娘年輕時說給我的,多少年過去,很多事情都淡忘了,而唯獨娘的這句話一直鐫刻在我心里。如今,這語氣相似的話竟然又從娘的嘴里說出來,只不過,這次說的已經換成“你垮了,娘咋辦”。那一刻,我驀然從娘的話里讀出了衰老之后的那種無力,讀出了人終歸敵不過歲月蹉跎的無奈。

    娘的話,讓我想起了古代孝子韓伯俞。他的母親在他犯錯時,總是嚴厲地教導他,有時還會打他。待他長大成人后,當他犯錯時,母親的教訓依然如故。有一次母親打他,他突然放聲大哭。

    母親很驚訝,幾十年來打他從未哭過。于是就問他:“為什么要哭?”伯俞回答說:“從小到大,母親打我,我都覺得很痛。我能感受到母親是為了教育我才這么做。但是今天母親打我,我已經感覺不到痛了。這說明母親的身體愈來愈虛弱,我奉養母親的時間愈來愈短了。想到此我不禁悲從中來。”

    每次想到這個故事,我的心總會莫名的顫栗和疼痛。不為韓伯俞,而是為那位老得已經無力抬手的母親。

    而我病中的娘,同樣在一天天老去。盡管她離不開我,但當她知道這次我要去出差,還是逼我離開了醫院。娘說,她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再過一兩天就可以出院了,不能再耽誤我的工作了。說心里話,我真的很想讓時光慢些再慢些,多能陪娘一會兒。可在親情與事業之間,沒有多少文化的娘從來都能夠深明大義,都是將愛的天平傾斜于我,這就是做母親和做孩子最大的不同。

    作家畢淑敏在她的《孝心無價》里面曾經說過這樣一段話,她說:“我不喜歡父母病重在床,斷然離去的游子,無論你有多少理由。地球離了誰都照樣轉動,不必將個人的力量夸大到不可思議的程度。在一位老人行將就木的時候,將他對人世間最期冀的希望斬斷,以絕望之心在寂寞中遠行,那是對生命的大不敬。”每每讀到這段話,我都會脊背發涼,感到汗顏。盡管,在別人眼中,我還算得上一個懂事的孩子,但離真正意義上的孝順,我欠娘太多太多,終歸沒有做夠。

    有句話說得好: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 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如果你的父母還健在,如果你能夠從繁雜的生活中抽身出來,那就用些許光陰多陪陪他們吧!  

    不等何時,就在此刻!

    歡迎投稿,注冊登錄 [已登錄? 馬上投稿]

    閱讀評論你的評論是對作者最大的支持!

    相關文章

    好文章

  •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棋牌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