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鄉愁

    作者: 石匠 2016年04月29日傷感美文

    【按】偶然檢索起一些家鄉的新聞,又恰好因為找資料,翻讀到兩年前寫的關于家鄉的文章,彼時剛剛結束高考,結束了一階段的八股文訓練,文字瑣碎無神,不過字里行間依稀還有一些惦念,滿懷感慨,遂發出來免得啥時候給弄丟了,是為記!

    有一些日子,我有思念家鄉的情感,但如若不是放寒假,我總找不到回家的理由。畢竟在我眼里年輕人的世界應該是熱鬧多彩的,鄉村給不了我可以過的這樣的日子,家鄉沒有我想要的美麗的風景。

    然而捧讀起那許多鄉愁的詩句“為什么我的眼里滿是淚水,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得深沉”、“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的時候,我的眼里也會閃起淚花,在他們的眼里,家鄉是最美的。而我的家鄉除了以往我年輕的心看不到的美麗的高山綠水之外,還有什么美麗的東西可以讓我將依戀相寄。

    又回家一趟,滿懷著尋找家鄉美的忐忑我回家了。

    我首先吃了一碗襄陽堿面,又吃了一個南漳豬油餅,最后買了幾斤峽口橘子,坐在水鏡莊外的橋頭一葉一葉地將它嚼咽。那風景中確實有很多人,但我吃著吃著,那里就已經空無一人。誰都沒有。我也沒有。

    對以往的我來說,風景那玩意兒是無所謂的。小一些的時候,我的心里想的只是我自己,想的只是眼前,想的只是可以感知的事物。我不知道還有很多值得我們在乎的東西,我忘了有一種家鄉美叫鄉情,我忘了走在山的那邊,有時會有一絲感動像飛鏢一樣飛到一個地方。

    極致的家鄉美,是我對家鄉的情。

    如今,提及故鄉我會心懷滿滿的感動,這是生我養我的地方,終究藏著我依戀的淚水。那些山野搖曳的松枝,那些泥濘路邊盛放的狗尾巴草,那些澄明到可以極目到鄰家村的古皂角樹的空氣……常能在午夜夢回,我看見黝黑的面龐滲出了火紅火紅的唇,張合的嘴唇說著那些謠傳的鄉村的故事。

    家鄉的山水是我一生美好的記憶,站在生活了二十年的時光枝頭,我吟唱起家鄉的童謠,那和緩的記憶的春風能把我帶到一處紛紜而微妙的境地,足夠滿足我欣賞周圍環境的閑情逸致。記憶這東西真的不可思議,當我們真正的身臨其境的時候,都未曾覺得她有什么撩人心懷之處,而離家游蕩一些日子以后再去回望,我看到了原來一直忽略的家鄉美,這美的風景一直藏在我的記憶里。

    原來家鄉的美還要藏在記憶里發酵。

    離家的游子多多少少都會有一點《鄉愁》,離家上了大學,我會偶爾讀到有關家鄉的詩歌,像以前學過的艾青的《我愛這片土地》、余光中的《鄉愁》,想著這些日子離鄉的游蕩,這時候我腦海中首先浮現出的,是那片我和小伙伴一起打滾的草地的風光:草的芬芳、風的清爽、山的曲線、犬的吠聲……她們接踵闖入腦海,而且那般清晰,清晰的仿佛可以用手指描摹下來,描摹在四季的鄉土里。

    原來家鄉的美還要在憂愁中醞釀。

    家鄉的鄉村風景仿佛是格外美麗的,那風景中空無塵雜。我總是難以想象終身身居城市的人是怎樣呼吸的,他們一輩子都只是睜開眼高樓,閉上眼工作,真真的與最自然的風景隔絕。像我這般在荊山山麓下過慣了山野村夫的日子,呼吸慣了飛禽走獸的味道的人,總該是幸運一點吧。

    還有一種的家鄉美,是我家鄉那種鄉村寧靜純凈的自然氣息。

    雖然我不可能走出城市的包圍圈,但我能在回憶家鄉的美時,寫下深沉的文字,讓淚水浸潤這片讓鋼筋混凝土包裹的世界。當然,只要有時間,我會不斷地描摹她的面容……

    歡迎投稿,注冊登錄 [已登錄? 馬上投稿]

    閱讀評論你的評論是對作者最大的支持!

    相關文章

    必讀文章

  • <nav id="o8aq0"><nav id="o8aq0"></nav></nav>
    <menu id="o8aq0"></menu>
    棋牌游戏大厅